GD平台

翰海2019秋拍12月11-14日举行

2019-12-08

北京翰海2019秋季拍卖会12月11-14日举行


北京翰海2019秋季拍卖会将于12月11-14日在北京嘉里大酒店举行,12月11-12日预展,12月13-14日拍卖。本届拍卖会将推出近现代书画(一)、(二),古代书画、法书楹联、紫瓯凝香-紫砂艺术、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当代书画、古董珍玩共8个专场,拍品1950余件。

中国书画板块 佳作缤纷 阵容整齐

延续近几年稳健为主的经营策略,翰海公司在本届秋季拍卖会上,依然以市场主流收藏趋向为拍品定位,将中档价位艺术品作为主体,整体门类丰富,层次多元,突出阵容整齐。

GD平台 中国书画仍是本届秋拍的重要组成部分,四个专场共推出850余件拍品。近现代书画,可流通资源丰富,收藏群体庞大,是市场表现持续稳定的一个板块,翰海在本季推出两个近现代书画专场,在美术史产生过重要影响的名家,如齐白石、张大千、溥儒、吴昌硕等,均有佳作纳入。古代书画,作品的著录及递藏信息对于其市场价值的显现起到重要的辅助作用,本场将推出文徵明、仇英合作《寒林钟馗图》、高其佩《濯足图》、沈周《行书》等。将法书楹联从书画大类中独立出来组成专场,是翰海公司于二十余年前在拍卖市场的首创。本届秋拍“法书楹联”专场推出作品160余件。




朱砂钟馗 正义凛然——溥儒《钟馗》

在中国传统文化和民间信仰中,钟馗是驱除邪祟、祈福迎祥的民间神祗。目前所知对“钟馗形象”最早的记录来源于《唐逸史》。据记载,驱邪斩鬼之神在年节装饰始于唐末,延续不衰。从明代开始,钟馗画的创作和张贴从岁末这个时间节点转变为“岁末”和“端午”两个时期,而到了清代,画钟馗则多集中在端午而非除夕。

GD平台 历代关于钟馗的绘画、诗歌、民间传说可谓众多,而钟馗的形象也随时代而演变。元代以降,钟馗画逐渐成为被赋予画家思想情志的特定图像,即“并非以描摹悦世为能事,实借笔墨以写胸中怀抱耳”。从明代之后,在钟馗打鬼的绘画中,钟馗开始使用宝剑。清代画家高其佩首创以朱砂画钟馗,其后许多画家也延习这一画法。


及至近现代,“钟馗”也出现在诸多知名画家的笔端,其中名声最盛的当属“溥钟馗”——溥儒。溥儒集“旧王孙”与“诗书画”名家于一身,他贵为皇室后裔的身份、跌宕的人生经历、卓绝的艺术才华,在近现代画坛中可谓独树一帜。溥儒喜画钟馗、擅画钟馗,在艺坛故有“溥钟馗”之称,其笔下的钟馗形象各异,有传统的捉鬼驱邪,嫁妹出行,也有棒打穷鬼,骑自行车等诙谐有趣的题材。

翰海秋拍推出的溥儒《钟馗》作于“癸未(1943)端阳节”。此前几年,日本侵略者欲聘其在伪政权中任职,溥儒称疾不入城,坚不赴职。此时的他,隐居在万寿山中,以卖书鬻画为生。图上作者题诗云:“钟馗曾是开元见,从此人间鬼日多。明是将无来作有,撑眉努目奈人何”。这首诗出自元代程矩夫《己丑除夜留远斋十绝》,曾被收入《永乐大典 卷之二千五百三十五》。溥儒引用此诗,表达的是在日寇横行之行,“人间鬼”纷纷,期盼能有钟馗再现,将小鬼们一起消灭,这简直是对黑暗世界的诅咒和宣战。

《钟馗》全作以朱砂写成,不落凡俗。民间认为朱砂有驱邪避灾之意,而钟馗是捉鬼王,二者结合在一起,寓意不言自明。溥儒以写意的笔法、飞动的笔势来写稳如泰山的钟馗立像,在安稳中却有一种飒飒凛然之风。头、躯干与腿脚的三曲造型犹如京剧中的亮相动作,有一种不可一世的威严之势。那一片朱红之色,如火如荼,给人以视觉和心灵的震撼。

兰石芬芳——艺术宗师的交往见证

齐白石《花卉蜻蜓图》




1924年,梅兰芳正式拜齐白石为师学画,此后的几十年中,这两位二十世纪书画和戏曲界的宗师保持了长久的交往,产生了深刻的艺术交集。

在齐白石和梅兰芳两大宗师交往的几十年中,齐白石为梅兰芳创作过多幅书画佳构,一旦经市场释出,均为高价。翰海秋拍推出的这张《花卉蜻蜓图》虽未记年款,但据款识推测大约作于齐白石八十五岁前后,约为1946年,这一时期抗战刚刚胜利,梅兰芳从香港返回大陆,恢复演出。齐白石也恢复卖画,且创作上进入了其艺术生涯的巅峰时期。齐白石晚年的写意作品一直受到市场追捧,其作品中的写意蜻蜓多与菊花、洋红、荷花等题材搭配,与兰花搭配的作品颇为少见,或为梅兰芳所特别绘制,尤为珍贵。

此幅画作藏家得自2017春业界知名专拍“从梅兰芳到张充和:中国戏曲艺术专场”中的梅兰芳、梅剧团作品专题,来源清晰可靠。梅兰芳旧藏的此幅《兰石蜻蜓图》如今再度释出,同时此标的还包括彼次专拍释出的梅剧团剧照42张,颇具收藏价值。

GD平台 兰石芬芳,齐白石与梅兰芳,无一不是在艺术领域中,凭着坚若磐石的毅力,付出坚持不懈的努力,终成一代宗师,收获芬芳满园。从这个角度讲,此幅以兰花和奇石为主体的“花卉蜻蜓图”,难道不是齐白石与梅兰芳两位艺术宗师的写照么。




GD平台 除上述两幅佳作外,近现代书画板块有诸多值得关注的作品。近现代画蟹第一人——齐白石于1946年作《三蟹图》,体现出白石老人非常鲜明的艺术风格。画面空白、疏密关系处理得十分清楚,墨色的干湿浓淡、自然晕化也运用得非常到位。画面描述的三只大螃蟹欲从蟹篓中逃生的情景,其中两只已经顺利脱身,还有一只奋力于篓口挣扎,眼看着即将要成功了。在这种变化和节奏感的处理上,白石老人绝对是高手中的高手。




GD平台 师古但不落窠臼,是吴昌硕画竹的第一个特点。他在画竹时,多题“金错刀”。“金错刀”相传为南唐后主李煜所创,线条颤掣波动,也称“金索书”。吴昌硕用书法中的“金错刀”法画竹,直落中锋,劲如刻铁,有浓厚的金石韵味。这是他画竹的第二个特点。第三个特点是:他画竹的竹叶组合不求个、介,而是一挥而就,“叶横如剑扫”,竹竿怒气冲天,“竿矗如矢直”。在翰海秋拍推出的这张吴昌硕《竹石图》中,吴昌硕以金石笔意入画,率意而成,纵横涂抹。尤其是用腴润的湿笔,写新篁,写怪石,水墨淋漓,墨点斑斑,加上纵横恣肆的题款,气局无限。




翰海近几场大拍表现出众的“京津画派”名家作品,本次也被规模化地推出。王雪涛以“小写意花鸟”著名于现代画坛,他在绘画中,“为万虫写照,为百鸟传神”,大胆运用强烈、单纯的对比色,来张扬生机蓬勃的自然生命,融情于自然万物。翰海秋拍,王雪涛《秋菊草虫》画面布局巧妙、疏密得当, 所绘菊花、山石,造型准确,色墨相得益彰,蟋蟀、螳螂、青蛙不仅勾勒得惟妙惟肖,而且丰富整体构图、增添盎然生气。王雪涛擅于从平凡事物中捕捉物象的精妙之处,将平凡化为神奇,这一点在《秋菊草虫》中有着生动的体现。



GD平台另一幅王雪涛所作《消夏妙品》则突出表现了画面色调的清新明快、艳而不俗。此幅画作色彩明丽、层次感强,“以色助墨光、以墨显色彩”,王雪涛擅于借鉴西洋画色彩的规律,在画中运用纯度高、色调醒目的颜色,将其融合于传统的中国绘画艺术,色墨结合,相互映衬,注重传统又能变古出新。




法书楹联专场推出作品166件,朱益藩《楷书二十二言联》、罗复堪《行书十二言联》、赵之谦《篆书七言联》、左宗棠《行书七言联》等等俱为本场值得关注的佳作。朱益藩是清朝末代皇帝溥仪的老师,却不仕伪满,也曾任中国近代第一所国立高等学府——京师大学堂的总监督(校长),专研书法学问,晚年于琉璃厂挂笔单鬻字为生。翰海秋拍推出的朱益藩《楷书二十二言联》就很鲜明地体现出他的书法才学,此幅书法既下笔沉实,又行笔利落,做到规矩而不失灵动,潇洒而不失严谨。此联用纸为宫廷云龙纹笺,十分考究。赵之谦是清代著名的书画家、篆刻家。翰海秋拍推出的赵之谦《篆书七言联》,中锋用笔,使转自如,行笔流畅,从容不迫,给人以静谧、古朴、雅洁之美感。但是,赵之谦又没有一味的采用通常篆书中常用的圆笔,而是大胆的采用方笔穿插其中,或先圆而后方,或先方而后圆,不拘一格,别开生面。

古董珍玩板块 拍品丰富多元




翰海秋拍,古董珍玩专场高量推出拍品590件,是近年大型拍卖会中最多的一次。古董专场,明清官窑瓷器、玉器、竹木雕、铜器、金铜佛像、文房清供等可谓品类齐全、精彩纷呈。本场瓷器佳作——“清乾隆 豆青釉瓜棱海棠尊”,线条优美婉约,造型别致柔丽,通体施豆青釉,釉面匀净光泽,釉质细腻,与玉质之莹润如脂殊无二致。光华内藴,臻于纯美,展现了极为高超的制作技巧。此类海棠尊成型复杂,烧制难度极高,故流传于世者,凤毛麟角。此尊纯以美妙的造型和纯净的釉色取胜,于端正中透出灵气,实为收藏佳品。




玉雕中的山子历来是皇家长物、收藏重器,尤其是乾隆时期,玉雕山子更是其巅峰之作。翰海秋拍推出的“清乾隆 白玉大禹治水山子”,玉质温润细腻,为整块玉料雕琢而成,采用圆雕、浮雕及镂空雕技法,处理的情境逼真,山石林立,山石间飞流直下,山石上人群聚集,形态各异,栩栩如生,挥锨舞镐,开山移石,疏洪导水,场面恢弘,气势非凡。山子底部刻“五福五代堂 古稀天子宝”篆书款。




摧破金刚,或称摧坏金刚,为藏传佛教中重要的护法神之一。古董珍玩专场,“十五世纪 铜鎏金摧破金刚”工艺精致入微,气韵典雅唯美。本尊摧破金刚跏趺坐,一面二臂,右手结期克印,掌托十字金刚杵于胸前,左手握金刚铃于腰际。头面饱满方正,三目圆睁,唇含笑意,贝齿微露,是典型的摧破金刚寂静形象。头戴五叶宝冠 肩披帛带 配饰璎珞钏环精美华丽。仰俯式莲台及莲头装饰都与永乐宫廷造型风格相符。躯体比例准确,姿态写实生动,金水厚重细腻,工艺纯熟精巧,每一处细节都充分体现了永乐时期宫廷佛造像工艺的高超水准。更从侧面反映了明初汉藏文化相互交流融合下所诞生的全新风貌。令后世赞叹不已。此尊造像题材稀特殊,具可查的数量要远远少于同时期的其他佛装像和菩萨装像。兼具艺术性和稀缺性。是一件不可多得的传世珍品。



铜炉在艺术品市场中具有专项收藏群体,在拍场中也属于较受关注的珍玩品类。翰海秋拍古董专场,“清雍正 铜弦纹筒式三足炉”平口直壁,深腹三足。外壁分三段铸刻弦纹,起线平直利落,空间等距分隔,简洁规整。弧底,中央凸起,内铸刻“大清雍正年制”六字楷书款。款识力道刚劲,法度威严。底承三马蹄足,足实心,小巧可爱,与器身简素的装饰相呼应,拙秀相容。整体观之气韵古朴典雅,宝光内蕴,铜质精纯,极具压手之感。是雍正朝官造炉器中不可多得的珍品,数量远远少于同时期雍正官窑瓷器。保存至今品相之完好实为难得。为置于案头的炉之雅作赏玩佳器。




现当代艺术板块



翰海2019秋拍,当代书画专场推出作品174件。封面作品为任重《雪梨斑鸠》,对于传统技法的继承与增进,在学习传统绘画的形式与内涵中,潜心汲取“古人之心”,反映在创作中就是中正平和的心境。任重对于中国绘画语言的精彩解读,使得作品呈现出“汲古烁今”的成就,此幅《雪梨斑鸠》既是一件很具有代表性的作品。

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专场推出作品120件,包括百年美术中具有先驱作用的早期艺术家作品以及缤纷多姿的现当代艺术作品。 专场封面作品为李铁夫创作于1947年的《有小红果的鲢鱼》,这幅画不仅是一张精彩的静物作品,也是一张来源清晰、有过多次出版的作品。如果站在美术史的坐标回望百年,李铁夫可谓中国近现代油画艺术与民主革命的先驱,他是目前所知最早赴欧美研习西洋画的艺术家;被誉为中国油画之父、里程碑式人物,也曾被孙中山誉为“东亚画坛第一巨擘”。历史的浩然烟海曾令他如被岁月尘封的金子一般,虽举足轻重却鲜为人知。然而李铁夫独特的美术造诣和艺术价值,仍然让他位列百年美术中难以取代的位置。

当我们观看李铁夫为数不多的静物作品时,能够看出李铁夫对油画语言的娴熟运用。在这幅《有小红果的鲢鱼》中,一条质感鲜活的鲢鱼仿佛把时空定格在了七十多年前的一天,整个画面质感清丽透薄,让人仿佛能够呼吸徜徉于其中,搭配上恬静和谐的色调与细腻精巧的笔触,鱼嘴的粉嫩与鱼肚的亮白成为了整件作品的高光,流畅灵动的线条勾勒出整条鱼的动感圆润,一颗青椒几粒洋葱与两颗小红果看似漫不经心的布局无形中将作品色调与构图拉回到一种平衡的状态,并用鲜嫩的色彩与肌理表现出跟鱼一样新鲜质感的爽脆蔬果。

李铁夫用古典主义的创作手法将一种崇高的庄严与静穆的伟大赋予日常极其普通的事物,打破了世俗的标尺,似乎寄予了艺术家内心深处对于自由和平的精神追溯与寄托。在今天看来这件作品依然具有着质朴动人的力量。



关于这件作品,还要提到作品最初的收藏者赵昱家族,赵昱是李铁夫老乡并为同盟会早期成员。1947年2月李铁夫从南京到达上海,一直到1948年离开上海返抵香港之前他都住在上海致公总堂二楼的一间屋子,在这期间他数件静物和肖像作品都是在这间屋子内创作完成的,而赵昱正是致公总堂的堂主,1948年当李铁夫离开上海之后便将在此期间创作的数件作品留给了赵昱,因此赵昱家族成为了拥有李铁夫作品数量最多的民间藏家,这件《有小红果的鲢鱼》正属于这批作品中最具有代表性,也是最精彩的静物作品之一。

紫瓯凝香-紫砂艺术




翰海2019秋拍,紫瓯凝香-紫砂艺术专场推出210余件拍品,涵盖紫砂名家代表作品以及中青年实力派精品,持续“以作品质量”为唯一选件标准的专场定位,推进紫砂收藏正路径。顾景舟被誉为“紫砂泰斗”、“一代宗师”,为紫砂事业的传承做出杰出的贡献。本场推出的顾景舟《虚扁》,壶身似一端正周整的圆扁葫芦,长流的转折呼应重心略向上的环型把,使扁腹向左右延伸,而盖钮巧妙地凸起令壶的重心上移,腹似虚实有通壶显得精实有神,不致扁塌。对于细节的用心,对于造型的巧妙设计,体现出紫砂大师的高深艺术造诣。

GD平台2002-2013 Beijing Hanhai Auction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GD平台 翰海经营许可证号:1101041159871          技术支持:

访问量:2403

九州城大发大发官网宝石之轮九五至尊2千赢美高梅官方VC亚洲TT线上ESBALL